分分3D

                                                        来源:分分3D
                                                        发稿时间:2020-08-13 14:31:42

                                                        乡村振兴战略和城乡融合战略,其实就是在城市发生各种各样危机的时候,要让城乡之间的交流,特别是要素的自由流动,乃至于人的自由流动,成为一个新的趋势。城里人可以大量的下乡,甚至可以在乡下有谋生的条件。因为当大的危机爆发的时候,往往是“大乱避乡,小乱避城”,城市几乎要靠大量的外部输入能源、原材料才能维系,当外部的能源、原材料中断的时候,这种城市化的生存方式就会受到巨大的挑战,城乡融合就是我们应对这种非理性的新冷战挑战的重要战略。

                                                        这些事情今天想起来很无厘头,当年却是大行其道。老冷战时期有很多荒唐的事情,但是这还不算是最为恶劣的。最恶劣的,是以自由主义名义强制要求所有发展中国家站队,以反共名义在发展中国家搞暗杀、搞政变,甚至把那些搞军事独裁的政权推上去。老冷战时期的这些荒唐行径,在今天新冷战发生的时候,仍然会以不同的形式再次发生。

                                                        因此,今天的新冷战,早在2001年就已经有了初步端倪。到了21世纪第二个十年,特别是2018、19年,美国经历过老冷战的一批政客,无论是博尔顿、班农,还是特朗普、蓬佩奥这些人,他们的思想深处根深蒂固的是老冷战的意识形态,没道理可讲,就是划线站队,再加上亨廷顿所谓的文明冲突论,这套东西变成了一个没有任何理性可言的意识形态站队。

                                                        温铁军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院长

                                                        六、中国被纳入新冷战的原因

                                                        在根本利益上,应该说现在中美双方的矛盾是清楚的。中国到底为什么会在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被当成新冷战的主要矛盾?原因还得从金融资本说起,我们都知道,当金融资本集团崛起,他们内部开始斗争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呢?其实是一个争夺谁更多占有货币结算和储备份额的过程。中国原来可以说忽略不计,近些年开始上升,最高也不到百分之三。于是,西方开始接纳中国人民币加入SDR(特别提款权)一篮子货币,中国在里面的地位也只有百分之二点几。

                                                        蓬佩奥在讲话中表示:“我们呼吁中国调整其核能力,以符合我们这个时代的战略现实。”

                                                        当然这是一种虚拟经济的增长,也是一个泡沫化的过程,但在统计上就是飞速增长。因此,美苏之间立刻形成鲜明对比,导致了意识形态化的比较和说法。诸如西方自由市场经济所代表的是人类的发展方向,因为发展速度非常快。苏联东欧代表的是一种集权专制,严重障碍经济发展,就被比下去了。这种现象很大程度上形成于1980年代。当然,中国在这个阶段已经开始大规模推进对外开放,带动国内经济改革。大量外资涌进中国,跨国公司在一个超大型国家开拓了投资空间,获利大幅度增长,也是在这个阶段,中国经济增长的同时,美元指数也在明显增长。

                                                        相信中国即将入侵美国的人情有可原。然而,毫无疑问的是美国在军事领域可比中国强大的多。

                                                        那么,从老冷战到新冷战,中国到底有哪些应对经验。先说老冷战,那时中国是毛泽东时代。中国当时将正在进行的土地革命战争定义为中国的资产阶级革命。我们是按西方的“五个阶段论”来形成意识形态的,那是一种线性思维,那时候认为中国跟西方一样,一定要经历五个不同的历史发展阶段,从原始社会到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最后再到共产主义社会。所以,中国当时处在什么阶段呢?处在资本主义尚未建成,资产阶级革命正在发生的阶段,只有当中国完成了工业化大生产之后,才能再讨论是否应该进入社会主义革命。早在1940年代到50年代初期的时候,我们自认为是资产阶级革命,这个时期的土改也是资产阶级革命性质的。为此,1947年毛主席还发表了《新民主主义论》,认定了中国即使革命成功,也要进入资本主义。解放战争节节胜利时,虽然美国当时是支持国民党政权的,但是美国并不打算跟这个还在进行资产阶级革命的中国完全断绝关系。美国的大使馆一直跟着国民党撤退,但是在南京解放后,它还是留下了。美国一直试图想跟中共维持一种正式或者非正式的关系,直到毛泽东发表《别了,司徒雷登》,美国大使司徒雷登才离开中国。